福泽有余[重生]_月下蝶影【yabo游戏首页】


《福泽有余[重生]》作者:月下蝶影

文案:

总有那么个外表风度翩翩,行为绅士有礼的男人,内里是个俗气的抠脚汉。

本文就是讲述这么个男人重生的故事。

无nüè慡文,爱好深沉nüè文系列的朋友请谨慎入内;另外,此文出现的时间、地点、人物与现实无关,主角重生到九年前,也不是我们现在的九年前,请各位大大不要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内容标签:业界jīng英 都市qíng缘 重生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承余 ┃ 配角:严穆陈瑾刘琦颜梁德佑等 ┃ 其它:重生、qiángqiáng

编辑评价:

陆承余意外身亡后重生到了九年前刚刚大学毕业之时,为了避免上辈子倒霉的命运,一切从头开始的陆承余凭借着上辈子的经验和记忆,开始避开同学的示好,慎重选择股票、工作,一切都在条不紊的进行中。只是没有想到一次巧遇让严穆降临到他的生命中,陆承余的人生变得不再孤单。
这是一个重生后发家致富改变命运的故事,本文文笔流畅,人物xing格生动鲜明,把一个心思细腻风度翩翩又不失调皮的受、和一个冷漠面瘫又充满温qíng的攻刻画得入木三分,qíng节一波三折,读来引人入胜。究竟二人一路磕磕绊绊如何步步为营,一边发展事业一边发展恋qíng让我们拭目以待。

(每日更新jīng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 。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书籍仅供学习jiāo流之用,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自行删除
☆、1 重回

  陆承余的爷爷给他取名为承余,希望让他福泽深厚,处处有余。结果他的人生却是处处不余,大学毕业后一直到死,他都没有走运过。
他坐在公众座椅上,看着眼前走过一对又一对闪瞎人眼的qíng侣,半天后才拍拍自己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朝自己住的宿舍楼走去。
gān净的衬衣加毛线背心,合身的牛仔裤加休闲鞋,非常普通的装扮,却让陆承余穿出斯文gān净的味道,赢得了路上不少女孩子的回头率。
一路上和认识的校友打着招呼,回到宿舍后,屋里两个室友正在玩游戏,其中一个室友见到他回来头也不回的问:“老三你去哪了,老四刚才还在找你。”

“就是出去走走,”任谁以为自己已经死了,结果睁眼发现自己躺在大学寝室里,那也淡定不起来。不过为了他自己的形象,他只好默默的到宿舍外溜达一圈发泄一下他震惊又狂喜的心qíng。
至于老二张宏提到的老四陈瑾,提到此人他就有种无言扶额的冲动。前世记忆中,陈瑾好像就是在大学快毕业这段时期跟他告白,在自己拒绝后,他就很少出现在自己面前。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从那以后,他的运气就越来越差,差到最后沦落为一个酒店大堂经理也能遇到陈瑾与他的伴侣梁德佑的地步,当时他顶着梁德佑不屑的眼神和陈瑾失望的表qíng,还能带着标准笑容把两人亲自送到了房间,简直不忍直视。

转身离开时,还接收到一个陈瑾“当年老子眼光这么差”的目光,人生简直不要太悲惨。不过他陆爷是谁,就算是这样,他也能风度翩翩的含笑转身离开。

张宏停止了打游戏,扭头见陆承余半眯着眼神靠着墙边发呆,忍不住叹了口气,这长得好形象好的男人,就这么站着也带着高富帅的气质啊,可惜就是不够富。反跨坐在椅子上,抬了抬下巴:“老三,你平时不是挺照顾老四的?他刚才一直在找你,你手机也打不通,你回来了好歹给他回个电话。”
“行,”陆承余掏出手机,走到张宏电脑前,给陈瑾打了个电话,凑近电脑桌面看了看张宏玩的游戏,不太感兴趣的问,“这游戏你们还在玩,工作找好了?”

“我和广林去的同一家公司,下周一就去报到,你呢?”张宏知道陆承余对这个游戏不感兴趣,随手把桌上的一个橘子扔给他,“有什么事,咱们哥们间不要客气。”一年前陆承余的父母出了意外,虽有一笔赔偿,但独自一人没有父母,日子也不是那么好过。
“工作没什么问题,自家兄弟,想我跟你们客气,没门!”陆承余笑着拍拍张宏的肩,然后边剥橘子皮边说话:“明天我就要搬出去了,哥几个今晚去吃一顿?”

“明天就走?”注意力一直放在游戏上的朱广林把脑袋伸出来,在陆承余身后没有看到陈瑾,就道,“行,等会儿老四回来就去。”陈瑾xing格内向,人虽不错,但是他们与陈瑾来往不多。加上陈瑾家里条件不太好,他们有心帮他,又要顾及他的自尊心,所以近四年下来,他们与陈瑾关系是温和有余,亲近不足。
大老爷们的,总要注意别人那细腻的心思,一时半会儿还行,长久下去总不是那么个事儿。
陆承余这人行事向来跟个绅士似的,所以对陈瑾最照顾,他们三人中,陈瑾也最亲近陆承余,所以今晚聚会,当然不会少了陈瑾。

听朱广林提到陈瑾,陆承余点了点头,前世他拒绝陈瑾后,就不常见到陈瑾,凡是见到陈瑾的时候,他就在倒霉。这悲催是悲催了点,这也怪不了人家,迁怒可不是爷们该做的事。
晚上,换上洁白的衬衣与休闲西装,陆承余与三个室友在校外餐厅里点了一桌子菜,又喝了不少的酒,哥几个才醉醺醺回宿舍。一回到宿舍,朱广林与张宏就睡死过去,陆承余摇晃着脑袋到洗漱间刷牙,刚刷完回头就见陈瑾一双好看的眼睛湿漉漉的看着自己,他心里咯噔一声,感觉有某种不好的事qíng就要发生了。
“陆承余,同宿舍四年,你为什么这么照顾我?”陈瑾靠着门框,有些站立不稳。

“大家都是同学,互相照顾有什么?”陆承余放下牙刷和杯子,想从陈瑾身边挤过去,这个告白他真是一点也不想听到。
“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相信吗?”
“不相信!”
陈瑾:“……”

片刻沉默后,陈瑾苦笑着道:“我知道你不相信我,可我是认真的。”
陆承余走到他面前,语重心长的拍着陈瑾的肩头道:“陈瑾,咱哥们之间就别开这种玩笑了。”掏出裤兜里的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我们都是新天朝的大好青年,愚人节这种俗气的节日,有什么好过的。”

陈瑾看着手机上面显示的日期,正是四月一日,看着对方漫不经心的表qíng,原本的紧张变为恼怒:“承余,这么几年的相处,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你不想接受我的心意可以,但是别践踏我的一片真心。”
推开面前的手机,陈瑾转身就走,走到门口处突然停了下来,他转身看着面上仍带着浅笑的陆承余,咬牙道:“既然你对我没那份心,这些年就不要对我这么好!早知道我们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我宁可四年前没有认识你,没有与你住一个宿舍。”说完,拉开宿舍门,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

听着重重的关门声,陆承余抹了一把脸,他究竟做什么了?不说他对男人没兴趣,就算喜欢男人,也不好陈瑾这一口啊。当初见陈瑾家里条件不好,上大学也不容易,所以就照顾了他一些,怎么现在也成了他的错了。
躺回chuáng上,陆承余把被子往身上一裹,有些迷糊的想,记得前世他拒绝陈瑾告白后,陈瑾半夜出走,害得他担心了一夜。第二天去面试也失败了,最后反倒是陈瑾去了那家公司,那家公司老板的少公子就是陈瑾后来的伴侣梁德佑。回想这些事,陆承余就觉得,生活就是他妈的一盆狗血。

第二天,陆承余就在两个哥们的陪送下,把东西搬到了出租车上,正准备离开时,就看到陈瑾从一辆私家车上下来,开车的人正是梁德佑。
陆承余没心思跟两人打招呼,弯腰准备钻进车中,却被陈瑾叫住,他回头看着两人向自己走过来,对开车的师傅说了句不好意思,靠着车门站着,硬是端出了几分文雅份儿。
“你就是陆承余?”梁德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慢慢的朝陆承余伸出金贵的手掌,“我姓梁,是小瑾的朋友,你好。”

“你好。”陆承余伸手握了一下对方的手,很快就收了回来,上辈子他虽然混得不够好,但是看人脸色这个技能却是练得炉火纯青,不然凭着那么背的运气要混到豪华酒店的大堂经理也不容易。对方动作虽然礼貌,但是处处透露出一股高高在上味道。
陈瑾没有注意到梁德佑这个动作下暗藏的意思,只是看着陆承余道:“你连走,都不愿意告诉我一声了吗?”
“昨晚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我不是说过今天要离校吗?”陆承余勾着唇角道,“既然你已经回校,我也放心了,就先走了。”

陈瑾见他脸上不见半点勉qiáng的笑容,忍不住问:“我们之间,真的没有半点可能?”
陆承余看向梁德佑,这个人脸色果然不太好,他摸着下巴道:“陈瑾,我们同学四年,别làng费了这份同学qíng谊。”
“好,我明白了,”陈瑾脸色一白,深深看了陆承余一眼,转身便走。梁德佑见状,狠狠瞪了陆承余一眼,大跨步跟了上去。
张宏与朱广林察觉到事qíng有点不对劲,但是他们两个与陆承余关系比较亲近,陆承余没有说什么,他们自然不会多开口。

“行了,我先走了,你们好好保重,空闲下来了,我们再一起去喝酒,”陆承余潇洒的挥了挥手,坐到的士上,关上车门,向两个哥们再次挥挥手,便对开车师傅道:“师傅,麻烦了。”
“好嘞,”出租车师傅也没有因为多等一会儿不耐烦,开出一段距离后,他才道:“小伙子是今年要毕业的学生?”
“是啊,”陆承余抬头看着驾驶座上的师傅,笑着道:“刚才让师傅你久等,不好意思了。”

“这有什么,”师傅豪慡的挥了挥右手,另一只手熟练的转了一下方向盘,车子麻利的转了一个弯,“刚才那个男孩子是对你有意思吧,不是大叔我多嘴,瞧你这小伙子人模人样的,还是别走这条道了,长这么帅,什么样的女朋友找不到?”
陆承余呵呵一声,大叔你这么cháo,你老婆知道吗?还有,人模人样,那是夸奖人的词吗?

“嗨,你别嫌叔这话保守,我开了好些年的车了,这男男女女见过不少,什么追车、拉着车门不让走的都经历过,但是看得更多的还是哭哭啼啼的怨侣,有结婚证的男女尚且靠不住,别说男人与男人之间,”司机大叔一副过来人的模样,“不过,我家婆娘还是很靠得住的。”
陆承余继续呵呵,大叔,你说这么多,是来秀恩爱的吗?
下车后,司机大叔还特意少收了陆承余五块钱,然后用开飞机的速度把车开走了。

陆承余被喷了一脸的汽车尾气,长长叹息一声,人生处处有人才啊。
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小区,他脸上的笑意渐渐淡了下去。


☆、2 拾金不昧

  小区才开发几年,正处在发展迅速的地段,所以这个小区的房价不低,里面的绿化条件也不错。这是陆承余父母买给他的,当初买的时候,两老说是给他娶媳妇用,结果房子刚装修好,两人就意外而亡了。
进了电梯,按下楼层,电梯间的几个人没有谁互相招呼,陆承余也不认识这些人,待到了6楼就出了电梯,掏出钥匙开了房门。
屋子里空dàngdàng的,把屋子打扫一遍后,陆承余拿出笔记本,cha上屋里的网线,随意点开几首歌放着,走到阳台上,就发现自己养的仙人球还活着,给仙人球浇浇水,他靠在阳台围栏上,看着小区中央喷着水的假山,突然觉得有些意兴阑珊。

他的父母都是老一辈的知识分子,后来父亲辞去老师的职务做了一家公司的部门经理,母亲是大学教授。所以选择新房时,很看重小区的绿化,可是两老却没有在新房里住一天,就去了。他的那些舅舅姨娘还有伯父姑母之类,虽没有管他,但也没有在他父母离去后算计他,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厚道了,毕竟谁没有一家人,一般人哪里还顾得上管别人家的孩子,更何况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打电话让送水公司送来纯净水,坐到电脑前,找了一些自己想用的资料,陆承余摸着下巴出神的想,前世他去世时,已经毕业了近九年时间,但就是这么短短的九年,经济已经飞速的发展,有几家龙头公司已经算得上是路人皆知。当年同学会上,在梁氏分公司做经理的陈瑾被大家chuī捧时,就提到过几家公司的势头,貌似梁氏的发展势头非常好。

当年他不知道有关于父母的一些事,所以才会在大学即将毕业时,去梁氏面试。几年后,在梁德佑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嘲讽他时,他才知道,当初因被高空坠物砸到车而导致身亡的父母,出事的地点就是梁氏地产公司的工程。
这场意外因为建筑方安全措施做得不到位,所以最后法院判建筑公司负全责,赔偿了陆承余一大笔钱。可是,谁愿意拿亲人的xing命换这种钱呢?
后来他在酒店里见到度蜜月的陈瑾与梁德佑,梁德佑才以鄙夷的口吻说出这件事,当时他就想,世界上怎么就有这么cao蛋的玩意儿,以爱的名义吃着没边没际的醋,口出恶言,高高在上,还以为自己是qíng圣,这种傻bī,以为自己是言qíng偶像剧主角?

章节列表

上一篇:上赶着不是买卖_金大【yabo游戏首页+番外】 下一篇:这是病得治_碎清尘【yabo游戏首页+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