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歌 作者:诸君皆欢

强强因缘邂逅悬疑推理

?

文案:

一朝遇君,居心叵测。

一朝念君,满盘皆输。

?

内容标签: 强强 因缘邂逅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怀臻,晏清 ┃ 配角:楚约辰,李归何 ┃ 其它:

?

?

?

第1章 始端

  第一章:始端

  安城,是个大地方,是名震朝外,楚国的主城,是天下人梦寐以求的安全之地,所有赫赫有名的官差都落住于此,所有力求上进的人都聚集在这。

  繁华尽处,和天太平。

  总之,是个好地方了。

  “不,不是。”秦怀臻说。

  “为什么?”少年问。

  “他们肯定要从墙两边围堵我们,我们要往上走!”六岁的秦怀臻眼睛里充满着坚定。

  少年看着眼前的人,咬咬牙说“走!”

  两人从小巷子钻去,借助死角里的旧木箱子爬到巷子壁顶,跳到另一端,趴在石砖瓦上,静候响动。

  “吱啪。”

  只听一声树枝被踩断的响音,伴随着两个人的脚步声。

  “官爷,我看见那小孩往这边跑了!绝对不会错!”。

  “这声音听起来又尖又油,像极了油水沟里成精的耗子。”秦怀臻小声嘀咕。

  “噗。”少年突然笑出了声。

  “你......”秦怀臻看着眼前这人,有些惊讶。

  “怎么会有那么笨的人啊……”

  “是谁!快点出来!我都听见了!小毛贼,偷了我两筐包子和一锭银子,就想这么走了,没门。”

  那厨子大吼几句后便更加寂静了,秦怀臻示意那少年不要出声,自己正要起身探路时。

  “喵~瞄~喵~。”少年突然叫出了一连贯的猫叫,还一脸在说相信我的表情看着秦怀臻。

  几声下来,在墙那边大吼的人消了音,暗自啐了一口痰,转为往周围四处探查。将近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两个人的脚步声才渐行渐远。

  “我就说嘛,相信我!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会开不了脱?走吧,我们靠着这面墙,绕出去!”少年得意洋洋地走在前面。

  “等等。”

  秦怀臻边说边对眼前的少年笑了笑,稚嫩的脸上浮闪着一层狡猾。

  “敢不敢从正道走,反正人都走了。”秦怀臻手指转着头发,抬眼看着少年说。

  “怎么样,你怕是不敢了吧?英雄?”秦怀臻小声讥讽着。

  “哼!谁不敢!走就走!”说着那少年便灵活地翻到了墙的另一边,秦怀臻见状收起了笑容,跟着翻过去。

  这条道路异常通畅,没有了刚才紧张的气氛,少年也变得兴奋起来。

  “哎,我说秦兄,这样也分不了胜负啊,要不我们比赛谁先跑出去吧!”

  秦怀臻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好啊”。

  少年一听就往前冲,风直往他脸上打,刮得生疼,但他也全然不在意,单手摸着腰上的荷包,那种满当当的感觉,让人着实兴奋。

  巷子本不长,很快就到头了,少年忽然看见巷子左边的墙末站着一个人,背对着自己,粗圆的腰上系着把差刀,手里还拿着一根掰断的木条。

  他瞬间定住不动。

  待回过神后立刻躲在墙角,攥紧荷包,睁大眼睛看着前方,只见胖官差的对面是个瘦厨子,手里拿着铁勺,不知在瞎笔画些什么。

  也不知这样耗了多久,秦怀臻竟从巷子外走进来,手里还拿着串糖葫芦,他穿着水蓝色的长衫,外面披了一件蓝纱衣,头发也用蓝带子重新绑过,像个富家公子模样,与刚刚满身是泥的样子完全是天壤之别。

  “师傅,我今儿想吃你做的包子了,那店小二说你来这捉贼,我就寻摸着来找你了。”秦怀臻边说边咬着糖葫芦。

  那厨子看了一眼眼前这个小孩,一身富贵人家打扮,立马收起刚才凶神恶煞的表情,笑眯眯地说道:“小公子,我在捉贼呢,店里包子多得是,你想吃什么馅儿的,叫小二都卖给你,我正忙着呢。”说罢那厨子便转过头忙去。

  “叮。”

  一声清脆的银石头摩擦声一响,那厨子反- she -- xing -的转头接住了一个袋子,张开手一看,是用蓝色锦布做的荷包,更令人兴奋的是,这手感一摸便知至少有十几锭银子。

  “师傅,我想吃你现做的,你不会不愿意吧?”秦怀臻舔着嘴角的红糖,不经意地说着。

  那厨子简直兴奋得想要跳起来,这种美差又怎么会不答应,当机立断的就从包里掏出小半锭银子打发走官差,暗自搓了搓手,高兴的随秦怀臻往店里走去,一路上没少点头哈腰地看着他。

  临走时秦怀臻往角落里瞟了一眼,咬掉最后一颗糖葫芦,笑着就往前走去。

  哇,秦兄原来这么有钱?

  少年不可置信地看着秦怀臻离去的身影,记得最先遇见他还是在两天前。

  那时因为家里落魄,母亲病重,自己迫不得已出来行窃,好巧不巧被在酒肆里吃饭的秦怀臻瞧见了,他那时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一瞧就觉得是秀才家的儿子。没想到人不可貌相,他看见自己盗窃,非但没有揭穿,还带着他到各处大店铺揩油。

  他好像对这些地方非常熟悉,连后门在哪个方向都清楚得很。

  也因此在这短短的两天里,他们成为了“生死之交”。

  没想到哎,天意啊,聪明人果然都有钱.....少年边叹气边往家的方向走去。

  约辰走在回家的路上,想起家里的那间破茅草屋,还有漂亮却又多病的娘亲,只有母子俩人相依为命,他也曾问过,自己为何只有名字而无姓氏,娘亲也总是含糊了事,从不回答,直到最近绢上见血他也不敢再多问,只好四处奔波找寻良药。

章节列表

上一篇:死无罪证 作者:斑衣白骨(下) 下一篇:夜雾昙花 作者:薄荷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