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云守 作者:残夜玖思(下)

江湖恩怨悬疑推理

第43章 8 门主遗踪

  自打魏熙不见了踪影之后,蓝涧堂的人已经有快三个月没见过他们堂主了。星若连要挟带恳求,死皮赖脸的从冯越泽那把唐尧留在门里所有的遗物都搬到了霁月楼。一起搬过去的,还有司马贤屋子里那一墙的书柜和里面的书。他搞了一大堆的纸,让冯越泽把他记得的关于唐尧全部的事情悉数写上。老爷子写了两笔就没了耐心,星若便整日缠着他,听他口述,自己详细记录。从唐尧执掌天虹门开始,直到他失踪,这几十年的事情,星若林林总总,书了薄纸千张。又将这些依着月日年份,逐一张贴在小楼里。不出两月,那屋子了就进不去人了。

  星若白天在院子里勤修冷月诀,晚上则挑灯夜读,梳理清楚唐尧的身世,便开始读他留下的那些书。星若虽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又能一目十行,但是几百本书,也不是十天半个月能看完的,他把堂中事物都交给曹展宣之后,就再没出过院门。总说功夫不负有心人,星若这般掘地三尺的找,终是能找出些蛛丝马迹。

  几十年前的虹门内乱世人皆知,由唐尧失踪而起,致四堂乱斗,最后哀鸿遍野。星若在唐尧的旧物里面,翻出一张地形图。他拿着地图与唐尧的行踪比对一番,猜测那是他失踪之前所制。星若收好图纸飞出霁月楼,又向白潋堂跑去。冯忆诚跟着师兄弟们修完早课,正往回溜达,突然就被蓝堂主撞了个踉跄,还没闹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星若给提走了。他被星若拖着,忙问道:“蓝堂主,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啊?”

  星若一路把他拽回蓝涧小院,取出地图给他看,然后道:“你天天在这山里头采药,可识得这个?”

  冯忆诚把黄纸摊开,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思量片刻,嘀咕道:“这已经离了天台,似乎是往东北方向去了…”

  星若又问:“这图上有一小村,知道是哪里吗?”

  冯忆诚摇摇头说:“不太清楚,从没去过那么远的地方…”

  星若道:“没去过就去一趟吧。回去收拾下东西,跟你爹爹知会一声。明天一早就出发。”

  “啊?”冯忆诚瞪大了眼睛盯他半晌,说:“这、这也太仓促了吧?”

  星若主意已定,再不给他啰嗦的机会,只说明早卯时山门相见,便把他打发回去。

  冯忆诚苦着脸回到益寿堂跟父亲倾诉一番,老爷子反倒点了点头,说:“陪他去查吧,总是得知道魏熙盗了什么走。”冯忆诚没了办法,收拾好行囊之后,第二天一早如约站在了大门口候着。不会儿功夫,就见蓝涧堂主风风火火的走了过来,只是身边还多了俩人。

  “星若!那一张旧纸又模糊不清,你不能就这么贸然跑去,谁知道找不找的到呢!”司马贤边劝阻,边伸手拦他。

  曹展宣在一旁附和道:“司马堂主说的对啊,你非要去,也得容我们把道路查清楚啊。”

  星若一跺脚,怒道:“怎么查?窝在这院子里坐井观天吗?我心意已决你们莫再多言!忆诚!我们走!”说完,他甩开二人,跑到山门前,拉起冯忆诚,飞身而去。

  曹展宣冲到门口,回身对司马贤说:“烦请司马堂主代为照看一下蓝涧诸事,展宣与他们同去。”

  司马贤只得应下,又嘱咐两句,就看着他们三人,消失在林海之中。

  天台山山石嶙峋,四季葱郁,冯忆诚在这住了二十来年,对山中小路甚为熟悉,他带着星若和曹展宣在林中穿梭,用了半天的功夫,就越到山的最北侧,林子里落了一山间小屋。他对同行的二人说道:“过了这里,我们便出了天台。依这图上所载,那小村还有北上不知多少里地,恐是要进了岷山山系。这小屋里屯有衣物干粮,你们再拿些带上吧。”

  二人不敢大意,跟着冯忆诚进了小屋,稍作休息整顿之后,再度出发。冯忆诚本是做着这一路要吃不少苦头的打算,却没想到那古旧的地图,倒还挺好用,所标之方位,所绘之记号沿途皆可找到。想必是这山路崎岖隐蔽,无人踩踏的缘故。

  到了夜间,山中温度骤降,三人生了一捧篝火,取了树枝绑上衣物搭了个避风的小棚轮番歇息值守。冯忆诚没那么好的体力,吃过些东西,就蜷缩着睡下。星若则抱着膝盖,坐在一地枯枝上,盯着篝火怔怔出神儿。火苗跃动着,把他小脸映得通红。曹展宣巡视一圈回来之后,也坐到星若边上,取下披肩,把俩人裹在一起。“堂主,”他低声道:“你这般为他,值得么?”

  星若歪头看他,微微一笑,反问道:“你觉得他待我如何?”

  曹展宣心说你二人之事我哪里知晓,不过你对他一片赤诚,我倒是看出来了。星若见他不答话,紧了紧披风,念道:“他啊,对我千依百顺,总觉得自己亏欠于我。却不曾想过他这轮清冷的月,给了我多少温暖…”

  曹展宣将信将疑的看着他,道:“我只觉得堂主你是一往情深呢…”

  星若苦笑道:“何止,还是一厢情愿。不过有什么关系,这世上没人比我更懂他。不管他跑去哪里,兜兜绕绕,最后终会回到我身边。也不枉我在佛前求了千遍…”

  曹展宣道:“这风花雪月世上最美亦最冷,还是不入相思门的好。”

  星若拍拍他的头,说:“那你何必来这人世走一遭呢?”说完哈哈一笑站起身子,他把披风给曹展宣裹好,又道:“你歇息会儿吧,我去守着。一会儿把忆诚喊起来替班。”

  曹展宣卧倒在身旁的枯枝上,琢磨着星若的话,浅浅睡下。

  次日天刚亮,冯忆诚便把二人叫了起来,他们收拾好东西,继续前行。三人走着走着,眼前忽然没了路。俩人凑到冯忆诚身边,让他取出地图比对一番,曹展宣道:“依图上所绘,恐是要穿林而行,我在前面开道吧。”他取出虚怀剑披荆斩棘,带着星若他们钻进了林子。

  冯忆诚在后面跟着,看两旁树枝被宝剑一一砍落,惋惜道:“这树老枝枯,不知会不会伤了展宣兄的剑。”

  曹展宣头也不回的答道:“人终有一死,剑终有一断,就看是为何而死,为谁而断了。”

章节列表

上一篇:归云守 作者:残夜玖思(上) 下一篇:离域 作者:小鹿公子